当前位置: > IT >
女婿儿媳携款消失 两人还说是真爱(图片)
时间:2017-07-09 18:04 浏览次数:

女婿和媳妇双双不见了

和他们一起消失的

还有两户家庭的存款

民警证实两人私奔了

看着欲哭无泪的儿子,泪流满面的女儿

还有哭喊着要爸爸、妈妈的孙子、孙女

老两口那个悔恨

早知如此就不该……

媳妇女婿一起消失了

女婿儿媳携款消失

首先发现不对劲的,是儿子吴大刚。这天是星期天,难得的休息天,妻子陈艳玲没有像往常一样睡懒觉,一大早就起来了。

“起这么早干嘛?”吴大刚有点惊讶。陈艳玲的回答是,“天气热了,睡不着。”

陈艳玲拿了一大包东西要往外走,吴大刚更惊讶了,“大清早的,干嘛去?” 陈艳玲说到溪边去洗衣服,“这段时间一直下雨,难得今天放晴,把脏衣服好好洗洗。溪水里洗的又干净,还省水电费。”

“这婆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劳节约了,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吴大刚嘟囔了几句,搂着孩子转头睡去。

夫妻两有两个孩子,娶不到老婆竟然把老妈 ,儿子6岁,女儿3岁。本来两个孩子在小房间里自己睡,但头天晚上,陈艳玲一定把两个都抱过来一起睡。

四个人睡在一张不大的床上,着实有点挤。吴大刚是没睡好,感觉陈艳玲也没睡着。

一直到快中午12点

还不见陈艳玲回来

孩子吵着肚子饿了

吴大刚给陈艳玲打电话

发现已经关机了

吴大刚还收到了银行的短信

卡上的5万元钱被一次性取走了

这是夫妻两全部积蓄

这时,惊慌失措的吴丹丹跑了进来

她丈夫王刚也不见了

打电话死活不接

家里的一万七千元积蓄也被取走了

他们强调是真心相爱的

31岁的吴大刚和28岁的吴丹丹是亲兄妹,老家湖北,各有家室。吴丹丹和王刚的女儿,已经5岁了。

老吴夫妻在温岭打工已经多年,算是扎下根了。儿女在当地也没什么好工作,三年前,老吴让他们两家都到温岭来,“这边厂矿多,工作好找,工资也开得高。”

全家人一起住,也是老吴做的决定。一大家人一起生活,热闹,孩子有玩伴,大人有照应,口述 妈妈和儿子,生活开销也节省不少。

只是生活有点不按常理出牌

给了老吴意想不到的结果

女婿和媳妇一起消失了!

“报警!”老吴夫妻,小吴兄妹,带着孩子进了城北派出所。

听了小吴兄妹的陈述,民警拔通了王刚的电话。王刚承认和陈艳玲在一起,已经离开温岭到了温州。

“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这是王刚和陈艳玲在和民警通话的近半小时时间里,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虽然心里有猜测,但得到警方的证实,老吴夫妻和小吴兄妹还是懵了,生活远比电视剧里演的还要狗血。

“女儿这么小,需要爸爸,你快回来,我可以什么都不计较!”吴丹丹向王刚请求,看在女儿的面上,只要他回来,自己会既往不咎。但王刚说,开弓没有回头箭,自己不会回去的,让她带着孩子好好生活,“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孩子,但跟你一起生活,我感觉自己要死了。你就当我死了吧!”

而陈艳玲表示和丈夫缘尽,不管民警怎么劝说,坚持不和吴大刚通电话。

兄妹双双决定离婚

平时也没见他们特别亲热

眉来眼去的样子

同在一个屋檐下的生活的三年时间里

陈艳玲和王刚是什么时候开始地下情?

又是怎么发展的?

什么原因促使他们最终毅然抛家弃子

走上私奔这条路?

老吴夫妻想不明白,小吴兄妹也想不明白

牙齿和舌头都有打架的时候,同一个屋檐下生活,陈艳玲和吴丹丹曾经为了一些琐事,争吵过。夹间中间的吴大刚是能躲则躲,躲不过,就当哑巴。每次都是王刚在中间调停,把两个女人都哄得开开心心,捂手言和。

吴大刚说去年上半年的一天,陈艳玲突然跟自己商量,说想搬出去住,“我们自己清清爽爽过小日子多好!”

但吴大刚是坚决反对,“这样不是挺好,饭老娘烧了,孩子老爸一起接,我们都省事。” 吴大刚说自己还跟陈艳玲开玩笑,“我们两对小夫妻,打麻将正好凑一桌,都不用叫别人。输输赢赢都在自己家,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当时,陈艳玲念叨了几遍“肥水不流外人田”,没有再说什么,之后也没有再提搬出去住的事。

“或许当时,他们就有事情发生了,艳玲才决定搬出去住。我对她缺少关心啊!”吴大刚是后悔不已。

“就让他们遭受道德的谴责吧”,在民警的劝说下,见事情已经没有挽回余地,吴大刚安慰已哭成泪人的妹妹。兄妹两表示会通过司法途径办理离婚手续,彻底和对方作个了断(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推荐阅读

近年来,围绕着办理准生证、落户、买车、购房、拆迁、移民等问题,“假结婚”“假离婚”现象增多,甚至已经形成一条“利润丰厚”的产业链。“假离婚”现象折射出综合性社会问题,暴露了大量的制度漏洞。记者近期经多方采访深入调研,探寻“假结婚”“假离婚”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和解决之策,报道分上下篇推出,敬请读者关注。

假离婚等于增收入

近年来,多地出现经济因素驱动的“假婚姻”现象,“假结婚”“假离婚”处于高发态势。尤其是在部分实行住宅、汽车限购的地区,由于婚姻关系和户籍与获取购房资格、购车上牌等关联,婚姻成为一些人突破政策限制、获取灰色收益的“筹码”。

离婚复婚“连环计”频现

与夫妻双方情感破裂不同,“假婚姻”伴随着拆迁补偿、买二套房、逃避夫妻债务等问题出现,成为一些人突破政策限制获取灰色利益的手段。

记者近日以“准备在廊坊燕郊购房但户籍不符合限购政策要求”的名义,和一名房产中介人员联系。他告诉记者,可以通过与有燕郊本地户口的人办假结婚,从而符合限购要求。“之前帮燕郊本地的客户做过‘假离婚’购房,没出过问题。购房前会签一个财产协议,写清楚离婚的时候房子归你所有。”购房合约签完,三个月后就可以离婚,整个流程五个月左右可以走完。

记者从北京市民政局了解到,2014年至2016年,三年的结婚数保持平稳,均在17万对左右。然而,在结婚人数大体平稳的情况下,离婚人数却逐年递增,2016年达到97600对,比2014年上涨73%。同时,2016年北京复婚数为22607对,比2014年上涨131%。

受访法律人士分析,在实际案例中,许多为规避房产限购政策而选择“假离婚”的当事人,在完成相关房产手续后随即复婚,结合部分地区离婚率和复婚率同步大幅上升的数据,可以看出“假离婚”占据相当大的比例。

躲债骗补各有所图

受访人士分析,“假婚姻”现象分为“假离婚”和“假结婚”,当事人的办理目的集中在牟取利益和躲避债务上。

钻政策空子,通过“假离婚”获取优惠早已不鲜见。房地产有关人士认为,近年来一线城市房价大幅上涨,通过“假离婚”的方式规避限购政策、获得首付和利率优惠,成为一些家庭的选择。

一位房地产中介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按照2016年10月之前的政策,同样是300万元贷款,首套住房最低为85折利率,二套住房为基准利率的1.1倍计算,在30年等额本息还清的情况下,前者支付的利息约为226万元,后者约为306万元,多出80万元。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度北京职工年均工资为85038元,也就是说,一次“假离婚”,单是利息的差距就相当于一个平均工资水平的职工“不吃不喝干10年”。

这种不正常的现象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今年3月,央行出台规定,对北京区域离婚一年内的贷款人实施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从严防控信贷风险。一些房地产中介表示,这大大提升了“假离婚”购房的成本,政策出台后为购房优惠而“假离婚”的人大幅减少。

还有一些人突破政策限制,通过“假结婚”过户车牌。近年来,随着北京对购置车辆进行数量限制,摇号购车愈发困难。由此,通过“假结婚”进行地下车牌交易的黑市开始出现。

记者在网上搜索“北京地区的车牌交易群”,加入了其中20多个群。群里号称用“北京车牌摇号第二途径”的方法,基本上都是通过“假结婚”再“假离婚”办理过户。群里经常发布相关的新消息,有些群还会在节假日期间推送“优惠价办理”的广告。

一位中介人士自称:“前几天在我手上就办了三个,结婚登记处也不会为难我们”,并给记者传了一份结婚证复印件,上面登记日期为2017年5月15日。

记者了解到,当前还存在通过“假离婚”获取更多补偿,躲避债务,甚至进行恶性诈骗的现象。

在房屋拆迁补偿、农村宅基地等方面,对于没有房产的一方有明显的优惠政策,造成一些地方“假离婚”高发。为多得拆迁补偿,部分地区甚至出现了夫妻“集体离婚”。根据相关规定,一户村民只能占有一块宅基地,一些农村地区也出现为多占宅基地而“假离婚”。

此外,北京市中洲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慧说,随着民间借贷纠纷增多,不少欠债家庭通过“假离婚”来转移财产。尽管最高人民法院有司法解释,对于“假离婚”躲避债务进行了限制,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往往难以准确界定。

另据甘肃庆阳市合水县法官冯淑红等受访者介绍,近年来,一些不法分子瞄准贫困地区彩礼高、结婚难、光棍多的特点,采取“假结婚”等方式骗取彩礼。其犯罪团伙化、分工细分化和作案跨省化等特点日趋明显,是典型的“穷人骗穷人,穷人更加穷”的恶性案件。

弄假成真致纠纷激增

部分受访法官和律师反映,近年来“假结婚”“假离婚”现象屡见不鲜,但从法律角度看,离婚动机不影响离婚效力,也就是说“假婚姻”存在真风险。

北京的蒋女士将前夫韩先生起诉至法院,要求分割韩先生名下的一处房产,提出购房时为了规避限购政策而办理了“假离婚”,但离婚后并未分居。然而,由于两人在《离婚协议》中易钚孪⒃财产进行了分割,法院未支持她要求分割前夫离婚后所购房屋的主张。

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婚姻家庭法律事务部主任吴杰臻表示,类似案件在各地均有不少,近年来“假离婚”后变成“真离婚”的纠纷和诉讼有增多的趋势。

除了民事纠纷增多,“假婚姻”还造成了多方面社会危害。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乔新生分析称,“假婚姻”的危害至少体现在四方面。

一是“假婚姻”淡薄了婚姻家庭观念,破坏了社会价值体系。由于婚姻是家庭的纽带,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婚姻的不稳定事实上危害到了社会的稳定。

二是“假婚姻”破坏了法律的严肃性,违反《婚姻法》的相关规定。

三是一些“假离婚”当事人逃避债务,侵害了其他人的合法权益。

四是增加了公共成本,例如,通过“假离婚”获取拆迁补偿等于提高了拆迁安置成本;在农村多占宅基地,侵害了其他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合法权益。

多位受访专家认为,“假婚姻”有明显的时代性,与一定时期的政策变化相关。乔新生认为,针对我国房地产市场的宏观调控政策,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夫妻俩手拉着手到民政部门办理离婚手续的现象,应当把“假婚姻”问题当作完善相关制度的线索,政府应当从善如流尽快弥补政策中出现的漏洞。

推荐阅读

6月16日,一头羚牛闯入渭南市临渭区桥南镇畅家村四组三户村民家中,造成4人受伤,当日下午,在林业、公安和当地政府等多部门配合下,成功将其麻醉运走。

保护动物闯村民家

6月16日上午7时许,畅家村的村民们正陆续前往地里干活,突然从村子旁边的山上跑下来一头像牛的动物,连续闯进两户村民家中,撞伤4人,包括两名成年女子、一名成年男子和一名不到一岁大的女婴。

经工作人员判断,该牛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羚牛中的秦岭羚牛。由于羚牛闯进村民家里后,卧在土炕上,猎豹突击队员和陕西省珍稀野生动物抢救饲养中心的工作人员难以看清房内情况,直到下午4时许,经过多次尝试后终于成功麻醉,才将羚牛从村民家中抬出,运往陕西省珍稀野生动物抢救饲养中心救治。

随后,渭南市公安局临渭分局桥南派出所、巡特警大队猎豹突击队以及临渭区林业局、临渭区委、陕西省珍稀野生动物抢救饲养中心等多部门工作人员赶到现场,受伤人员被送往医院救治。

撞伤村民后,该牛又撞开第三户村民家的大铁门,庆幸的是,第三户村民刚离开家,看牛进了院子,该村民立即上前将铁门锁上,之后报了警。

此前媒体曾多次报道羚牛下山伤人事件,其中提到羚牛伤人季节性比较强,一般集中在春夏两季。这个时期,处于求偶期的雄牛性情会变得格外凶猛。如果争偶失败,有的羚牛会就此脱离群体,很容易发生下山伤人事件。

临渭区林业局工作人员杨小宝介绍,肇事羚牛的寿命在10年以上,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是一头健壮的成年公羚牛。“临渭区不是羚牛的栖息地和发源地。”

杨小宝说,羚牛出现在这里,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临渭区的生态环境变好了,羚牛觉得这里适合生存,就跑来了;还有一种可能是羚牛繁殖期在群内争夺交配权时失败,被战胜的羚牛赶出牛群,一路逃到临渭区。

(责任编辑:南海鳄神)